{page.title}

加拿大国际刑事律师分析孟晚舟案

发表时间:2021-08-28

  中新网多伦多8月27日电 (记者 余瑞冬)在华为公司首席财务官孟晚舟被加拿大拘押满1000天之际,加拿大“汉密尔顿结束战斗同盟”于8月26日举办在线记者会,由分辨来自多伦多和蒙特利尔的国际刑事律师克里斯·布莱克(Chris Black)、约翰·菲尔波特(John Philpot)对孟晚舟引渡案进行分析。

  以下为记者会的局部内容。

  克里斯·布莱克:孟晚舟被拘押1000天,是基于假造的讹诈罪指控。看一下此案性质,她被指控的欺诈罪是基于涉嫌违背美国对伊朗的非法制裁。依照国际法,其制裁长短法的。这是一起出于政治原因此炮制的案件,目标是对华为、中国和伊朗施压。这是对加拿大民主与自在的打击。因为它既然能发生在孟晚舟身上,也能发生在任何人身上。

  约翰·菲尔波特:现在重要的紧急问题是加拿大的政治义务。根据加拿大《引渡法》第23条第3款,加拿大司法部长可以中止引渡流程。孟在加拿大没有犯法,此事与加拿大没有任何接洽。我们的总统不是特朗普,不是拜登。就得看加拿大的举动了。

  提问:你们是否定为孟晚舟的律师团队已经向法官或司法部提出了足够的证据来中断引渡程序?

  克里斯·布莱克:我不加入法庭聆讯,只能依据媒体报道懂得辩解团队的工作,无奈了解法庭上的详细情况。但从媒体报道看,辩护团队仿佛做得十分好。他们在揭示跟查找证据方面无比有效。

  按照加拿大《刑法》,形成欺诈罪指控必须有两个前提:诱骗行为和损失,并非未来潜在的损失,而是实际的损失。此案不存在欺骗,也没有损失。甚至美国人也否认,如果汇丰银行在美国法院被起诉,他们也只是面临将来可能遭受的损失。我们必须等待法官作出裁决。

  约翰·菲尔波特:我们留心到,主审法官好奇的一点是,此案中没有造成实际侵害,且汇丰银行这个大机构的许多人也都知道相干情况是怎么回事。我持谨慎乐观的立场。

  (加拿大总理)贾斯廷·特鲁多谈到法治,说我们不能干涉。对不起,法治是容许你干预的。假如程序是有诈骗性的,即便所有证据并未呈堂,你也必需干预。正如咱们所知,有些证据没有得以呈堂,而司法部长和总理都晓得,这次“绑架”孟晚舟作人质的行动损害了加拿大、伤害了加拿大的工业。当初必须中止。

  提问:良多人认为孟晚舟事件是在美国对中国和俄罗斯发动新“暗斗”的背景下发生的。为什么加拿大决意参加这场“冷战”?加中之间有着主要的关系、特殊是经贸关系。加拿大仇视中国能得到什么好处?

  约翰·菲尔波特:开个玩笑,我不知道为什么加拿大会在本人的主权力益问题上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加拿大在保持经济关联与独破于美国的主导力量方面有着真正的利益,而美国的主导气力正在降落。

  克里斯·布莱克:自二战以来,加拿大受到更广泛的经济与金融限度。在我看来,加拿大只不外成了一个附庸国。他们应用加拿雄师队作为美国的或多或少的帮助力气,用加拿大征税人的用度来增进美国利益。为了美国的利益而拘押孟晚舟,这一事件的负面影响正在打击加拿大。这不是为了加拿大的利益,而是为了加拿大某些人的好处。

  发问:在法官裁定不予引渡的情形下会产生什么?司法部长是否可以请求持续拘押直至上诉法院庭审?

  克里斯·布莱克:是的,如果主审法官拒绝引渡恳求,检方可以对该判决提出上诉。正如我们在英国的(维基解密开创人)阿桑奇案中看到的那样。美国对阿桑奇的引渡要求被法官谢绝了,现在他们要上诉,使他依然被拘押。

  但他们是否会在政治上这么做,是另一个问题,由于这可能消耗多少年时光,并会带来各种成果。实践上他们能够这么做,但会否这么做,是一个政治决议。这表明这(孟晚舟案)是一个政治案件。

  约翰·菲尔波特:这是一个技巧问题。她可以分开。可能存在法律破绽。我以为这更像是政治问题。如果是我,会放她走。如果他们在上诉时让她再待一两年,那么加拿大在全世界都会受到重大影响。

  提问:对于汇丰银行遭受损失的风险之说,法院如何评估风险等级,评估其存在风险或无风险?

  约翰·菲尔波特:我不是法官,但她(主审法官)必须实用法律。遭遇损失的危险不是想像出来的,而必须是实在的。法庭(信息)已经表明(汇丰银行)没有丧失,治理层控制所有事实。损失必须查明白,但过了六七年也查不出来,既无民事诉讼,也没有因而对汇丰进行制裁。所以,就此而言,我是谨严乐观的。在这一问题上,有盘旋余地。

  克里斯·布莱克:我们可以进一步说,损失或损失的风险完整是理论上的。基于美国的指控,汇丰银行违反了对伊朗的非法制裁,可能会在美面临处分。实际上汇丰银行可以说,对美国人适用的法律并不适用于他们。他们不是美国国民,行为也未发生在美国。而且美国对伊朗的制裁是非法的。因为美国法律包含结合国宪章,该宪章制止任何一个国度对另一个国家实行此类制裁。所以汇丰可以在美国法庭上胜利争夺免予罚款。所以其损失完全是理论上的。 【编纂:张奥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