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title}

任素汐:表演好的电视剧演员真挺了不起的

发表时间:2021-08-31

  任素汐首演电视剧《他乡》:表演好的电视剧演员真挺了不起的

  正在芒果季风戏院热播的都市话题剧《我在他乡挺好的》(以下简称《他乡》)中,任素汐饰演了一位在异乡打拼,事业有成的30岁+女性纪南嘉。她性情通透开朗、处世周全而有准则,但仍然逃不开许多职场的窘境跟生活上的困扰,引发了众多“职场打工人”的共识。

  首次主演电视剧的任素汐接收新京报记者专访时表现,她跟角色最共通的一点是同样在北京漂泊多年,很多经历都能感同身受。面对事实世界的压力纪南嘉迟疑过,但毕竟没有妥协,任素汐也如斯。“我也还没有向生活妥协。我是比较轴的人,要做和不要做的事挺明确的,不太有什么东西能让我摇曳。”

  角色:纪南嘉的看透生死影响了我

  任素汐和纪南嘉有类似之处,但更多的是不同。当初决议接下《他乡》这部戏,是因为她看过剧本之后,找到了与纪南嘉最共通的一点——大家都在北京漂泊多年,在生活经历和感情上能共通共情。“不管我自己跟纪南嘉,在职业、经历等诸多方面都不一样,但就冲这一点(“北漂”经历),我觉得我跟角色是一定能买通的,我就有信念能演,所以才决定来演。”

  剧中,纪南嘉跟乔夕辰(周雨彤饰)说起自己刚来北京工作时住燕郊,每天要花两三个小时到国贸的公司上班,还遇到过进京口查车堵了几小时动不了,快放工才赶到公司的情况。这个情节让很多住燕郊的打工人感慨“过于实在”、“就是我自己了”。任素汐也深有同感,因为她姐姐一家就住在燕郊,常常听到姐姐唠叨姐夫每天一大早动身去国贸上班,要是遇长进京口堵车,就一定会迟到。

  实在剧中有不少台词,都是任素汐在表演进程中跟对手演员“现挂”的,既是角色须要输出的内容,也是演员本人想说的话。比方纪南嘉喝醉了跟欧阳(马思超饰)在车里的对话:“你是一个人来的,终极也会一个人走,不论这当中有多少年,都得一个人。人呢,就应当在自己喜欢的处所待着。”任素汐很爱好这场戏,由于她感到在当时的划定戏剧情境之下,自己与纪南嘉同为异乡流浪者,想要表白的内容高度同一。

  《他乡》里的纪南嘉自己创业当老板,任素汐却不这样的经历。职场相干的戏份,她尽可能地遵守剧本给的抓手去表演,但也从中懂得了纪南嘉的不易。做老板开公司,就意味着不再是“一人吃饱全家不饿”,象征着要对员工们负责,身上的担子比单打独斗的时候重良多。碰到艰苦也很难依附别人,必需自己扛从前。“女性在这样的社会环境里,当老板扛事儿挺不轻易的,但也挺棒的。这样的纪南嘉很帅。”

  在饰演纪南嘉的时间里,她会尽量公道化角色的抉择,但演完抽离出来之后,角色的很多主意她自己并不认同,好比纪南嘉保持认为必需要有个孩子这件事。但她也否认,演员和角色是会相互影响的。纪南嘉的通透,她经历了表妹胡晶晶的猝然离世、自己患癌痊愈之后对生死的看透,确切影响了任素汐。“看透生逝世,这个话有点大,但确实是纪南嘉经历过的困境。我有时候没有她活得那么通透。”

  表演:电视剧要能演好挺了不起的

  《他乡》是任素汐第一次主演电视剧,此前她一直活泼在电影和话剧的舞台。《他乡》的导演李漠曾流露,临开机前四个女性角色定了三个,唯独纪南嘉的人选很纠结,幸得任素汐仗义出演。任素汐笑称,自己跟该剧的制片人岳洋是好朋友,但当时首先想到的并不是怎么挤出时间帮友人的忙来救场,而是先评估自己能不能在绝对短的时间里驾驭角色,别给剧组拖后腿。“我觉得纪南嘉这个角色能演,我就来了。”

  任素汐深知演电视剧的工作强度和节奏跟演电影和演话剧不同。此前她始终未波及电视剧范畴,就是因为担忧自己适应不了电视剧的拍摄强度,给别人延误事。“我又不想对付着大略齐把词儿说完就完了,我不想那么演。但要在每天演很多场戏的情形下还保证质量,是无比消耗精神和膂力的,我原来觉得自己属实没能力揽下这个活儿。”

  这次演《他乡》,她亲身领会到电视剧的“量大”是怎么回事——片子天天拍一两场戏,《他乡》最多的时候她一天拍了12页纸的内容,从早上六七点出门到第二天清晨一两点才收工。当天拿到拍摄内容的时候,她都震惊了,认为自己可能要给剧组拖后腿了。“后来丧失了点休息时间,仍是给拍完了。在这么紧急的时光里还要保障品质,我觉得真是挺难的一事儿,表演好的电视剧演员真是挺了不起!”

  拍完了《他乡》,任素汐又接了一部家庭生活类电视剧,每天拍戏的量也十分大,又一次把自己累得够呛。她感叹说,自己有点打退堂鼓,现阶段不想再接演电视剧了。“我觉得拍这么大密度的戏,自己才能有点够不上。但这事儿很难说,保不齐后面遇到一个好的角色,我又心动了,自动跑去遭罪去了。”任素汐说,她素来不以为演话剧、电影就更高等,对她来说都是表演,不外载体不同罢了。“表演是我喜欢的事儿,遇到心动的角色我就演,无论它是话剧还是电影、电视剧。”

  阅历:我是还没向生涯让步的人

  一句报喜不报忧的“我在他乡挺好的”,简直是每个身在异乡的“打工人”都会对父母说的抚慰的话。《他乡》里的纪南嘉、乔夕辰、许言、胡晶晶都这样跟父母说过,任素汐也是这样的。她说自己从小就是“报喜不报忧”的性格,永远不跟父母说过得不好的事件,因为觉得说了他们也帮不上忙,干焦急。还不如只说好的方面,让他们少费心,安享暮年。

  剧中的纪南嘉跟故乡的父母观点上颇多隔膜。母亲认为女性年事大了在婚恋“市场”上就贬值了,热衷于给她部署相亲,督促她下降尺度早点结婚。任素汐是山东人,家里的想法也相对传统。她坦言自己妈妈的一些观念跟纪南嘉母亲的想法有相似的地方。“我觉得跟父母相处,尽量不要涉及世界观的问题。父母年纪大了,不能请求他们跟上我们的想法,就求同存异比较好。”

  《他乡》有一集专门探讨“保险感”是什么。纪南嘉一度认为,安全感是在北京领有自己的屋子,“搜刮”全体存款买房却在签字前一刻废弃了。在任素汐看来,安全感分时候,没有一个人在生活中无时无刻都有平安感,也没有人任何时候一点安全感都没有。安全感也分事,比如她自己在表演工作上安全感就很饱和。“因为我为之付出过太多,我晓得会有回报的,就算临时没有我也不惧怕。生活中就不见得了。漂了这么多年,跟纪南嘉很像,还是会有很多不断定因素困扰自己。”

  剧里的四个女性角色,纪南嘉是被其余多少个信任的、大姐姐个别的存在。乔夕辰曾经对她说过一段开诚布公的话:“咱们知道,上大学毕了业当前,总会有一天跟生活妥协的,但我老觉得,就算妥协或早或晚,最后向生活抬头的人,必定是你。”被问起是否和纪南嘉一样,不太会向生活妥协?任素汐直言:“我就是还没妥协的人,我(妥协)的这个杠还挺高的。而且我还是个比拟轴的人,要做和不要做的事挺明白的,不太有什么货色能让我摇晃。我会坚持自己的设法,因为够坚持,确实也会够动摇。”

  新京报资深记者 杨莲洁 【编纂:朱延静】